4T7A6577.jpg

自然生態

ECOLOGICAL ENVIRONMENT

​植物

麒麟花.png
黃紋龍舌蘭.png
蒲葵.png
草海桐-2.png
文殊蘭.png
厚葉石斑木.png
銀葉鈕扣樹.png
蘄艾.png
木麻黃.png
大葉山欖.png
欖仁樹.png
白水木.png
台灣海棗.png
中東海棗.png
苧麻.png
濱槐.png
林投.png

​麒麟花

Euphorbia milii.
​溫柔的守護者

嗨!又遇見你了!還記得在學校或圍籬上的相遇嗎?

「麒麟花」是我的名字。莖條上粗硬的刺是我的防護工具,同時也是人們把我當成圍籬的主因。而我盛開的粉色花朵,是剛硬中的溫柔,花心的蜜汁,是螞蟻與蜜蜂們的餐廳,好奇嗎?來,靠近觀察花心,你遇到了誰?

黃紋龍舌蘭

Furcraea foetida cv.
等待生命最精彩的綻放

嘿!看到我葉上堅硬的刺嗎?小心別太靠近我。

看到我的名字,你可能會想像人類拿我來釀酒,其實主要是用我的纖維拿來編織成許多東西。我們家族原生於熱帶美洲乾燥沙漠及岩礫地,在貧瘠的生活環境下,需要累積多年的養分才能完成開花結果的任務。有時,這一等就要耗費10年以上的時間,才看得到我開花喔!

蒲葵

Livistona chinensis var. Subglobosa
盛夏的一絲清涼

我,穿越古今,在不同的世代與場合出現。

過去古代仕女手中的扇子,是我。古早時代的屋柱、屋頂鋪材,也有我。天雨時,我成為製傘的材料,當需要打包、綑綁時,我的纖維則是製作繩索的材料。台灣的龜山島是我的原生地之一,未來你可能會在各地的公園、學校及路旁見到我的蹤影。

草海桐

Scaevola taccada
只有一半的花

豔陽下,一身油亮的葉片,會閃到讓你想要戴上太陽眼鏡。在下是「草海桐」,通常生長在海邊珊瑚礁岩及沙灘上,身上厚厚的蠟質,就像防曬油一般,不但避免陽光帶來的傷害,同時也阻隔了海風帶來的鹽害及水分的過度蒸散。不對稱生長的花朵,是我的特徵之一,你會怎麼形容它呢?

文殊蘭

Crinum Asiaticum
我不是蘭花

名字中,有一個「蘭」字的我,可不是蘭花喔!

我是臺灣的原住民,身影遍及全臺海岸線。蘭嶼的達悟族會把我的莖撕成細長條綁在繩子上,底部綁上重物垂入水中,讓具有光澤的細絲,在水中閃爍,引誘魚類入網。居住在沿海地區的我,果實具有良好的飄浮能力,河海是我傳播種子的好幫手。

厚葉石斑木

Rhaphiolepis indica var. Umbellata
防曬有一套

很多人都希望住在海景第一排,但你知道住在海邊要有甚麼本錢嗎? 話說,為了適應乾旱環境,我具有如皮革般的厚葉,可以儲存水份。為了避免過度曝曬,葉片的光亮面可以有效反射過多陽光。歡迎動手摸摸在下「厚葉石斑木」的葉片,這可是我居在海景第一排的重要屏障呢!

銀葉鈕扣樹

Conocarpus erectus var. Sericeus
鈕扣在樹上?

原生於南美洲紅樹林地帶,我,因為果實與葉片外貌,被名為銀葉鈕扣樹。我的完善防護機制讓我能適應海邊的特殊環境。仔細觀察我的葉片,披著銀白色細毛,可以有效反射光線,葉梗下端有兩個小孔可以排除海邊過多的鹽分,你找到這些防護裝備了嗎?

蘄艾

Crossostephium chinens
植物界大法師

大家一起來認識我的名字,「蘄」讀音ㄑ一ˊ,也有人稱呼我為「海芙蓉、芙蓉菊」等。我是台灣的原生種植物,耐鹽又抗風,原生於珊瑚礁岩上,灰白的葉子是我的特徵。人們認為我具有驅邪避穢的功能,當人們生活不順遂時,會用我的葉片加上熱水來洗滌身體;我的香味有安定人心的效用。而在東引島,我則是著名藥酒「海芙蓉藥酒」的原料,相當受歡迎。

木麻黃

Casuarina equisetifolia
不是針葉樹的木麻黃

別懷疑,我不是平地的針葉樹。你看到的針狀葉,是我的葉退化而成的,枝上有很多小節,拔開後仔細觀察每個莖節,就會看到退化的細齒狀葉,這才是我真正的葉片喔!我的樹型利於在海邊生長,風能從我枝葉間空隙間吹過,不造成樹的壓力。同時具備防風、抗旱、耐鹽、耐污染特質的我,從日治時代就成為防風林的優選樹種啦!

大葉山欖

Palaquium formosanum
乘著我捕飛魚

蘭嶼,是我的原鄉之一,在部落中我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。kolitan是大葉山欖的達悟族語,意指「剝皮才能吃的果實」,孩童們喜歡我成熟後香甜多汁的味道,稱我為「蘭嶼芒果」。而達悟族的男人們,則乘著以我為原料的拼板舟,在海上追捕飛魚群們。噶瑪蘭族把我稱為Gasuw,對噶瑪蘭人來說,我是他們凝聚族群意識的象徵。

欖仁樹

Terminalia catappa L.
平地變裝師

你看過換裝的欖仁樹嗎?我的葉片春夏翠綠,秋冬褐紅,是少數會跟著季節變換裝扮的低海拔植物。台灣的平地等如公園、行道樹,都可以見到我的蹤影。我原產於熱帶海岸環境,果皮堅硬且具有纖維,方便藉海潮漂流散布到適合生長的地點。試著用相機記錄我的四季風貌吧!一年的堅持,會讓你驚豔於欖仁的美!

白水木

Tournefortia argentea L. f.
優雅的舞者

「我身披白毛,護海岸。我耐旱抗鹽,能定沙!」如果你是海邊的常客,對我應該就不陌生吧!我是適合生長在濱海地區的台灣原生植物-白水木,葉片上的白色細毛,可以幫我反射海岸的豔陽,也能讓我減少水分的散失。4-6月來海邊的話,歡迎你來仔細觀察我如蠍子尾巴般捲曲的花朵喔!

中東海棗

Phoenix dactylifera Linn.
我的故鄉在遠方

別懷疑,我不是平地的針葉樹。你看到的針狀葉,是我的葉退化而成的,枝上有很多小節,拔開後仔細觀察每個莖節,就會看到退化的細齒狀葉,這才是我真正的葉片喔!我的樹型利於在海邊生長,風能從我枝葉間空隙間吹過,不造成樹的壓力。同時具備防風、抗旱、耐鹽、耐污染特質的我,從日治時代就成為防風林的優選樹種啦!

臺灣海棗

Phoenix hanceana Naudin
棕櫚島?和平島?

和平島在19世紀後半葉期,被西方人稱為「棕櫚島」 (Palm Island),清法戰爭時法軍曾占領基隆,所繪地圖在和平島上也標示 I. Palm.但根據史料,當時並沒有外來的棕櫚植物,不知其名為何而來。後人推測,或許是西方人從外海往社寮山方向觀看時,看到臺灣原生種棕櫚科植物「臺灣海棗」,因而以我為標的命名和平島。自古,我與台灣人們有密切的生活關聯。早期的人用我的老葉製成「糠榔帚」,摘取嫩芽煮食,拾取熟果醃漬。

苧麻

Boehmeria nivea 
古老製繩材料

在歷史上早已記載了我與人民的生活記錄,西元前 14~12 世紀,殷墟出土的《卜辭》中有絲麻的象形文字。而春秋中葉的《詩經》陳風中有“東門之池,可以漚紵(同苧)”之句。可見苧麻的栽培歷史至少在三千年以上。人們以苧麻嫩葉為食,取纖維作為製布、製繩、網等原料,甚至於藥用、榨油等都是我的功能。

濱槐

Pandanus odoratissimus L. f.
倖存者

嘿!我上新聞囉!「2013年7月,瀕危植物濱槐,在和平島現蹤,目前除了離島蘭嶼、綠島,台灣本島只有在和平島看得到。」這一段新聞的主角,就是我「濱槐」。早在日治時期有書本記載,台灣島上多處都有紀錄到我的身影,和平島是我在全球分布的最北界,但經過都市開發的歷程,我被列入稀有及易危植物⋯⋯(拭淚),很希望能有機會重現我過去在台灣的繁榮景象啊!

林投

Pandanus odorifer
海邊的樹上鳳梨?

「什麼!樹上長鳳梨?」「那是海賊王的惡魔果實吧!」

這樣被張冠李戴,逼得我只好出來正名,野波羅的確是我的別稱,但大多數人稱我為林投。我是濱海地區強悍的存在。我的氣生根,就如強力吸水管般吸收空氣中的水氣,並將牢牢抓住海濱的沙土。樹上的「鳳梨」是我的果實,可以煮出消暑解熱的林投茶;此外,細長帶刺的葉片經處理後可以拿來編織喔。

雙花蟛蜞菊

Wollastonia biflora var. Biflora
臺灣的小雛菊

「為什麼海邊都是亂糟糟的植物啊!」

你在說我嗎?雖然我不如庭園植物漂亮,可是海邊的險惡地形少不了我的保護!有些人嫌我長得醜而把我砍掉改種外來的「南美蟛蜞菊」(別邀請外來種入住啊!),但還好,我旺盛的生命力足以對抗這些入侵的外來種植物,所以時間一長我還是可以奪回我的領土。外來的月亮不會比較圓,還是在地ê卡實在!

海桐

Pittosporum tobira
香傳七里

你正在尋找這股芬芳從哪來嗎?這香氣來自我的白色小花,也讓我有了「七里香」的稱號。別因花香而認為我很嬌貴,其實我可是很刻苦耐勞的!看看我那油亮的葉子,就是我適應海岸多鹽乾燥環境的最佳證明。優良的適應能力使我在各處扮演防風林、行道路或綠籬等角色。我也是藥用植物的一種,枝條還能當作薪柴生火、製作生活用具,可說是好處多多呢!

射干

Belamcanda chinensis (l.) Dc.
盛夏的花蝴蝶

「冬天花圃中不起眼的小草,夏天會開出燦爛的花朵。」這麼有哲理的一番話說的就是我。我也不只是會開漂亮的花而已喔,《本草綱目》記載我能降火氣,是古方中治療喉嚨痛的良藥。但也不要隨變摘取食用,我也是種有毒植物,亂吃的話病沒治好,反而更不舒服呢!

我是射干(一ㄝˋㄍㄢ)不要再唸錯了喔!

蜘蛛百合

Hymenocallis speciosa (salisb.) salisb.
​風中搖曳的大蜘蛛

「海邊有白色大蜘蛛!」說什麼傻話,我可是來自西印度群島的美麗貴客。

細長的花瓣、花朵底端如裙襬相連的副花冠是我最大的特色,這外型讓我有了「蜘蛛百合」等名字。花如其名,我的鱗莖有毒,吃了可是會嘔吐、拉肚子的。好好記住我的美,別把我和臺灣原生「文殊蘭」搞混了!它的花朵中心並沒有我那可愛的小裙子喔!

臺灣蘆竹

Arundo formosana
蘆竹?蘆葦?傻傻分不清楚

別再說我是蘆葦了!誰家的蘆葦長在崖壁或陡坡上?我是台灣蘆竹,廣泛生長在貧瘠、乾旱的岩壁與石縫中,對早期的居民而言,我也是種懷舊植物,拿葉子搭屋頂,用根來刻玩具,乾燥的花梗則做成掃把,先民們把我充分的利用在生活中,排灣族也用我生長的狀況判斷陡坡的土石是否穩固。我也希望可以跟這座島上的人們一起好好的生活。

日本前胡

Peucedanum japonicum
奇蹟之草

「日本前胡」會讓你聯想到中藥的名稱嗎?在日本沖繩地區有人專門栽培我作為食蔬使用,他們稱呼我為「長壽草」。此外,我也是中藥材之一。我在台灣普遍生長在北部及東部海岸,綠島、蘭嶼等沿海向陽地,常散生或成群生長。6-7月是花期,若你在那時前往海邊,或許可以看到由白花組成的小白傘群在草叢裡綻放著。

瓊麻

Agave sisalana
瓊麻抽絲高樓起

在1960年代化學纖維問世之前,我可是台灣製繩業中叱吒風雲的重要原料。在民國50年代,麻價正夯,適合栽種瓊麻的恆春半島因而四處可見瓊麻田,製出的麻絲可外銷日本及東南亞,也因而有了「瓊麻抽絲高樓起」這句俗諺來形容當時的盛況。但石油工業興起後,化學纖維便取代了我的存在,遍地瓊麻的景象已不復見。

臺灣百合

Lilium longiflorum var. Formosanum
堅毅的百合

我,走遍天涯,從海岸到數千公尺的高山都能見到我的蹤跡。

我,堅忍不拔,在貧脊的土地與刮著強風的海岸也能亭亭綻放。

我,美麗大方,魯凱族文化將我視為榮耀象徵。

當果實成熟,數百至上千枚帶有薄膜的種子便隨風而起,將我後代的希望散播它方。

在家鄉臺灣,我是本土精神的展現,但在國外,我旺盛的生命力對當地環境帶來了困擾。也許,我的美還是留在臺灣就好。

鐵炮百合

Lilium longiflorum var. Scabrum
海邊的樂器

你看過樂器「嗩吶」嗎?我的花型就跟它非常相似,也因此又被稱為「古吹花」(臺語發音)。我是台灣原生的百合之一,仔細比較我和臺灣百合的葉子,我的枝葉短粗、花色全白。此外由於我不耐高冷的環境,所以大多分布在海拔500公尺以下的環境中,濱海環境也是我的原生環境之一。

月桃

Alpinia zerumbet
能者多勞

我是在臺灣環境中隨處可見的月桃。因為我實在太能幹,所以一直都很忙啊!你問我忙甚麼?來,讓我一一細數告訴你。我的塊莖當薑可入菜,端午節時,我的葉片被徵召去包粽、墊粿;我的葉鞘晾曬後可編織,早期的漁民甚至拿我來製成捕魚用具「月桃索仔」,本草綱目中也把我列入養胃益腎的行列。唉~也只能說我能者多勞啦!

苦楝

Melia azedarach
春天的前哨

如果楓紅是秋的信使,那麼紫楝就是春的前哨。我是臺灣的原生樹種,不同的族群文化中,都存在與「苦楝」相關的故事。平地人因苦楝之台語發音近「可憐」而不願種植在宅院裡;卑南族人則以我的花及枝條來為喪家除穢;阿美族和排灣族則以苦楝花開為每年春天到來的指標。當春天到來,淡紫花朵滿樹之際,請記得停下腳步,站在樹下深吸滿腹清香,與我進入下一個四季的循環。

紅刺露兜樹

Pandanus utilis
整理蜂房的妙招

看到我又多又粗大的支柱根嗎?嘿,稍微退後一點,發揮你的想像力,我看起來像不像一隻路上的紅色章魚?我的名稱「紅刺露兜樹」不太好記,你們可以稱呼我為「紅章魚樹」或「紅刺林投」。除了是海岸的防風植物外,有些養蜂人把我的果實聚集燃燒,產生大量無味的白煙,是養蜂人整理蜂房時燻蜂的好材料。

海桐.png
射干.png
蜘蛛百合.png
台灣百合.png
鐵炮百合.png
月桃.png
苦楝.png
紅刺露兜樹.png